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以後有遭負面報導及被刊登照片者,可參照本案例訴請賠償!

以後有遭負面報導及被刊登照片者,可參照本案例訴請賠償!
一、此為經最高法院發回更審之二審判決(105年度上更一字第108),特別處在於:原告是新北地院的法官,他在審理一性侵案被告是否應羈押時,判斷嫌犯應無逃亡串供之餘,所以裁定交保。而蘋果日報卻報導:「因法官輕信嫌犯你情我願的說詞,而以5萬元縱放惡狼」,本件法院認為如此會使讀者對原告產生認事荒謬,審判不公之負面觀感,且非本於合理查證而為,乃屬不法侵害原告之名譽權,故判決該記者,蘋果日報需連帶賠償該名法官40萬元。
二、蘋果日報又在之後2次的報導中刊登原告的照片,並於下方用較大字體註記「恐龍法院」,「腦殘法官下台」字樣,本件法官以下列4理由,認定蘋果侵害原告的肖像權,判決需賠償20萬元:
1.司法人員並非公眾人物,他承辦的案件固屬可受公評之事項,然其外貌如何,與交保裁定之作成是否妥適並無關聯性。
2.這點也很重要:縱然蘋果主張原告的照片是自公開網際網路轉載,然也不表示原告同意第三人得任意以原使用目的以外之其他目的不當使用其個人肖像。
3.刊登照片的目的,在於使社會大眾將原告與「恐龍法官,腦殘法官」之形象產生不當連結,無助於民眾對報導內容事實之瞭解。
4.兼以蘋果日報之市占率高,照片又可透過連結蘋果日報網頁供不特定人瀏覽,則原告肖像權遭受侵害之情節,實屬重大。
三、結論:自本件高院更審判決可知:
1.上述判決媒體應賠償該名被報導法官的理由,在各位醫護朋友因醫糾案件被報導,照片被刊登時,皆可爰引適用,請求肖像權之損害賠償。
2.提告的對象,除了記者和報社以外,本件法官認為總編輯對於照片與內容之連結是否妥適,如何放置,理應有審核督導之權,故判決總編輯也應負連帶賠償之責!
最高法院發回的判決案號:105年度台上字第1895號

2017年9月1日 星期五

病人死亡被認定係抽脂手術所致,遭判刑2年,再次證明:病歷,手術紀錄的重要,是不分診所醫院和醫美的!

病人死亡被認定係抽脂手術所致,遭判刑2年,再次證明:病歷,手術紀錄的重要,是不分診所醫院和醫美的!
本案為高雄地院104年度醫訴字第1號判決,想必醫護朋友應十分震驚。然而此判決不僅連在法界都難得一見,理由亦論述詳盡,特將重點及特殊處說明如下,供大家參酌:
1.本件檢察署原已為不起訴處分,經病家向高檢署提出再議也被駁回,所以在10日內他們又向法院提出交付審判的聲請。
特別的來了:上述案件經地檢,高檢都不起訴,告訴人可再額外向法院聲請交付審判的狀況,從91年修改刑事訴訟法後,成功地讓法院再開庭審理的機率,連萬分之一都不到,很難成功。這件是版主看過第二件,但共通點是,都是被害人死亡的情形。先告訴大家這點,所以法官才會在判決一開始載明:經本院裁定准予交審確定後,視為提起公訴。
2.再者,本案分別由法醫研究所和中山大學鑑定死因,前者認係溶脂手術後出現心血管疾病發作死亡,後者認係肺栓塞,由此小地方可見雙方攻防之精彩!因為:
雖然二個都是抽脂手術常見的併發症,但是關鍵在於,若是肺栓塞,因它術後較難發現,且也沒有一定的時間進程,所以就算醫師有做到術後監測病人狀況,也難避免!如此就較無:應注意,未注意的狀況。且醫審會表示:此二者他們無法確定為何。
大家注意!此時在實務上法官大多會採法醫的見解,因為法官認為法醫是直接接觸,觀察鑑驗標的(即大體)作為其鑑定判斷的依據。所以本案法官認定死因是溶脂術後併發心血管疾病。
3.而因術後25分鐘,醫師僅和他打招呼,詢問,見無異狀,即讓病人出院。然於出院後3個小時其生命徵象之變化進程即已惡化嚴重,且在此時間內病人均在休息睡覺,並無其他事故或從事劇烈運動,又非瘁死,因此法官認定病人因抽脂手術產生的出血,引發血氧濃度過低之缺血程度,進而誘發心肌梗塞,在本件手術完成時即已開始,而因病歷中,病人術前術中術後之生命徵象數據毫無記載,醫師又只有以和病人交談,目視之方式觀察,法官實無法認定醫師沒有過失。
4.自本案再提醒大家:
A .千萬不要說,上次他抽脂也是這樣啊!
因如此只會更令法官感覺你在迴避本次事件的陳述,還認為你都沒手術紀錄,對抽脂手術之執行均未持謹慎的態度。
B .一般牙醫,醫美診所手術都較簡略。在此建議大家,起碼術前術後檢測病人的生命徵象紀錄,或手術施打麻藥的計量等要記載。

2017年8月25日 星期五

於診所進行內視鏡手術,後已在大醫院另進行其他手術,不幸死亡仍要求診所賠償?

於診所進行內視鏡手術,後已在大醫院另進行其他手術,不幸死亡仍要求診所賠償?
一,此為士林地院105年度醫字第1號之案件,判決結果係診所方勝訴,法官之論理分明,就醫審會的鑑定報告亦未任意擴張解釋或斷章取義,說明如下:
1.雖然醫審會鑑定結果係認:因病人發生延後性穿孔,進而接受後續手術等相關治療,其死因與醫師的手術有關;但是,此屬內視鏡手術不可避免的風險,所以不得逕認醫師有疏失;
2.承上,接著即應判斷,醫師執行手術過程有無疏失?因為術中並無出現出血及穿孔此內視鏡黏膜剝離術過程之併發症,且依麻醉紀錄,病人生命徵象穩定,晚上7時尚可自行出院,於晚上凌晨因不適送至長庚急診,脈搏血壓亦正常,因此合理推知,手術未直接造成穿孔,故醫審會認定執行手術時無疏失。
3.關於術後照護亦無疏失:因內視鏡黏膜剝離手術後,病人生命徵象穩定後即可出院,並無必須住院之guideline
況且,在6:30病人表示腹部疼痛時,醫師有替其施打止痛針,而在晚上10點病人去電告知醫師覺得腹部疼痛不適,醫師即時建議病人至醫院急診室,由上可知,醫師在手術完成後的照護追蹤過程,亦無違反醫療常規。
4.此外,病人於當晚不適送至長庚後,還進行了數個手術,期間一度好轉,益證其最後的死亡結果與醫師最初的內視鏡手術無因果關係!綜上理由,法院駁回病家的請求。
二,自本案例之判決理由,在此提醒:
1.術前併發症,風險的說明,告知,不管是錄音或病歷,都要有紀錄存證。
2.麻醉,術後的脈搏,血壓,呼吸紀錄也要有;
3.病人術後狀況穩定,離開出院時的狀況,最好記載或請其簽名。有護士在旁亦可。
蘋果日報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10年後才提告眼科醫師雷射手術有疏失,卻仍勝訴可向醫師請求71萬2719元,竟只因為……

10年後才提告眼科醫師雷射手術有疏失,卻仍勝訴可向醫師請求712719元,竟只因為……
此案件自98年病人起訴求償後,歷經三審,又發回高等法院,而因判賠金額未達150萬元,醫師已不能再上訴第三審,故此部分已定讞(103年度醫上更()字第1號判決)。特別提出本案例,是因:
1.病人在8812月做雷射手術,9010月在馬偕醫院檢查發現有圓錐角膜症狀,97年做完角膜移植手術,9812月才提告,因果關係本即難成立,證明;
2.又因:馬偕眼科醫師,醫審會都認為,圓錐角膜成因至今不明,且北榮亦認為,最後病人起訴時即馬偕醫院病歷記載的角膜厚度,並非被告醫師雷射手術後所測量,故也有可能是因病變膨脹變薄所致,
綜合以上狀況,本案原本醫師獲勝訴判決之機率頗高。
3.但是,醫師在手術時是否有預留足夠的角膜基皮厚度,不論係醫審會或做證醫師皆表示,需要有術前病歷做判斷,被告醫師卻在未滿7年即將病歷銷毀!法官才會認為要病人提出病歷證明醫師無過失,顯失公平,轉而要醫師證明其醫療行為無過失。所以,在此提醒大家:病人可能或已提告,就好好攻防,不要節外生枝。
4.承上,就算要證明自己無過失,在本案因前面1.所述理由,原也不難;但是!
醫師於當天檢查完,即接著手術,然醫審會及證人醫師均表示通常不會在同日執行檢查與雷射手術,故被告醫師還要證明:病人的角膜經術前檢查,適宜當日即手術此事實,然而病歷已被銷毀,當然無法證明。所以再次提醒,不論哪科,術前解釋和施行手術,盡量不要在同一天,要證明有讓病人考慮。
5.本案大家最大疑問,該是時效問題:
法官以病人與醫師間類似有償之委任關係,故民法227條不完全給付為依據,而不是侵權行為,所以時效是15年。併此敘明。

X 病歷要保存七年,為何十年後不能主張病歷己消銷毀,整個時間已超過法定保存期限啦
醫界同盟 在七年満期前銷毀⋯⋯
此地無銀三百兩
Jenny Kam 不過我絕對不動近視雷射手術
Wing Chau 請問,本案不是應該適用227-1嗎?如果適用227-1準用197之規定,消滅時效應該只有兩年。
醫界同盟 這位朋友很厲害哦!這案子因為發生在8812月,而2271條是8955號才施行,所以無法用這條請求精神賠償,這部分對方的請求才敗訴。
而且因法官認醫師有疏失,給付不完全,所以直接適用227條。
因為很冗長,才未在主文提。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名醫對醫院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之訴

名醫對醫院提起確認僱傭關係存在之訴
此為江醫師對新光醫院提起之訴訟(案號:士林地院105年度重勞訴字第4號判決),法院判決原告與醫院間成立的是委任關係,故於今年630日判決原告醫師敗訴。自該判決理由,整理提出幾點意見:
1.訴訟法中關於訴訟程序規定之運用,也是種策略,但是前提是,必須先遵守法律,法院限定的時間,像於本案,法官已於427日進行言詞辯論程序,並請雙方在3周內提出書狀,在61日續行言詞辯論程序,就是案件要終結了。然醫師在524日聲請法官迴避,並解除律師的委任,亦未於427日後3周內提出辯論書狀,因為訴訟程序已要結束才聲請迴避又未提出辯論書狀,令法官認為有延滯訴訟的情形,61日原告方又均無人出庭,於此狀況下結案,其實對己較不利。
2.法官駁回原告之主張,而認雙方的關係是委任,主要理由如下:
a .醫院開立的扣繳憑單所得類別雖為「薪資所得」,然而主治醫師對於醫療業務之執行有自行裁量處理權限,並非單純提供勞務,故委任關係不因支領報酬之名目為薪資而異。
b .住院醫師與主治醫師和醫院的關係不同,縱使曾有台南高分院曾判認住院醫師和醫院間係僱傭關係,於本案不適用。
c .原告醫師於本案訴訟中,有聲請假處分,法院固有裁定,在訴訟終結前,暫定醫師和醫院的僱傭關係存在。但這只是保全程序,並無確認醫師與醫院間實質法律關係之效力。
X 記得多年前有一案件,國稅局認定醫院與主治醫師間是僱傭關係而不是委任關係,某大醫院與主治醫師間簽有委任契約,因此,主治醫師以執行業務所得申報所得稅,少繳很多稅金,事後,國稅局認定委任契約不合法,這是僱傭關係,必須以薪資所得申報。
719 9:10
醫界同盟 謝謝您的補充!稅務單位是行政機關,法院審理認定的重點,和他們不同。
719 9:50
X 以稅務常規
行之久遠
早已成為社會通念
為說項理由?
719 11:40
X 我搞不懂主治醫師究竟是僱傭還是委任了@@
719 12:19
醫界同盟 其實法院的判決審理的都是一件件的個案,主治醫師自主權高,並非皆聽醫院指示治療看診,故在民事這兒大多認為是委任關係。
至於是薪資所得?或執行業務所得,在法院而言,那只是酬勞名稱的差別而已,不等於醫師與醫院間的實質法律關係。
719 14:20
X 所以看起來實務上見解還是以委任關係為主囉
719 14:47
Mark Fan 請把稅金還回來吧
719 15:16
Vincent Chen 其實,不論兩者間成立的是僱傭(勞基法)或委任(民法)關係,新光醫院若是以江醫師涉嫌A健保或其他重大職務疏失為由,來解僱或解任,都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而江醫師解除律師委任又聲請法官迴避的種種動作,只是有遲滯訴訟之嫌而已,並不會影響訴訟的結果。
721 23:19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令醫師惶恐的舉證責任倒置?

令醫師惶恐的舉證責任倒置?
本專頁先前的意見再次說明如下,供大家參酌:
1.先告知各位的,是最高法院僅能針對上訴案件,有無認定上的錯誤,或疏漏未審理調查之處,做判斷,像本案,最高法院的觀點和原二審不同,它也只能發回高等法院,由另一組法官再為開庭,而不是就自下判決。
2.二審判決將原一審認定醫院要賠償對方4人各15萬元的判決廢棄,判認院方勝訴,皆毋須賠償,其判決理由很詳盡,合理:亦即縱認台大急診主治醫師就另兩位醫師是否安排電腦斷層部分確有督導,管理上之疏失,然而經醫審會鑑定結果,認為病人之血塊為漸進發生變大者,所以縱及早施行電腦斷層掃描檢查,仍有可能不需做開顱手術僅做保守藥物治療,或可能決定進行手術,不必然不會發生嗣後腦部傷害結果,故二審判認,遲延作電腦斷層檢查行為與病人腦傷之發生間,應不具相當因果關係,病人術後未能甦醒,即難認與遲延為電腦斷層檢查有關。
3.豈料第三審竟認:醫療常規,只是醫療處置之一般最低標準,醫師依醫療常規所進行之醫療行為,還不能認為已盡注意義務?此實乃前所未聞,過度提高醫療水準之定義。
此外,更不當使用:舉證責任倒置,此原在損害賠償案件應屬較例行之原則。第三審所提的原因係:「苟醫療處置具有可歸責之重大瑕疵,導致相關醫療步驟過程及該瑕疵與病人所受損害間之因果關係,發生糾結而難以釐清之情事時,該因果關係無法解明之不利益,本於醫療專業之不對等之原則,應歸由醫師負擔」,但是於本案有爭議的,只是沒提早做電腦斷層檢查此處置,何「重大瑕疵」之有?亦無「發生糾結而難以釐清」之情!益見本件實無舉證責任倒置之需。
4.因此,希望發回後更審的高院,也就是二審,能維持原來二審論理,邏輯清楚的認定,即:遲延做電腦斷層檢查與病人腦傷,無因果關係,且不輕易要求舉證責任倒置。

2017年6月3日 星期六

103年參加都蘭夏日馬拉松,熱衰竭死亡,家屬對主辦單位及救護站醫師求償930萬??

103年參加都蘭夏日馬拉松,熱衰竭死亡,家屬對主辦單位及救護站醫師求償930萬??
1.此為台東地方法院105年度重訴字第27號案件,病家提告主辦單位,未設置足夠且適當之醫療設備,以及救護站醫師,”貿然使用”無醫療設備之大會收容車輛載送病患前往醫院急救,故5人,即病患之父母,子女和配偶請求500萬精神賠償及400多萬元之扶養費。
2.對方先提刑事,於104年已不起訴處分確定,民事法官亦根據醫審會鑑定報告,認定:限於當時場所設備,且當時是酷暑,相較於將病患移出車外等待救護車,醫師於20分鐘內以收容車配署護理師先行後送至大醫院,顯對病患較為有利,故醫師之處置,並無疏失。
而主辦單位在活動報名表上既有載明「活動中,有因個人體質或自身心血管所致之症狀而導致運動傷害,吾等會自行加保處理,與貴會無關」,故已有事先告知,已盡其注意義務,因此駁回病家的請求。
3.由上可知,連報名表已有敘明的狀況下,還可訴訟近3年,實令人不勝唏噓。
況且,提告主辦單位,還勉強可理解。
對於26分鐘內即將病人送至大醫院的醫師也提告,日後何人敢再擔任類似活動的護理醫師?
4.報名表內容除有上述加保敘述外,建議可載明:本次活動舉辦地點,醫療救護資源有限,若欲參加者,於活動過程中發生身體狀況不適之情況,而致傷害或死亡,除非主辦單位之規劃不符教育部體育署發佈之注意事項,不得提出民刑事訴訟或為任何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