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啟示:

啟示:
1.法官同意醫師也是人,半夜開完刀也要休息,就算要Reopen也要有反應時間,講疏失不能無限上綱。
2.一般手術前之告知項目應不致於包含到所有手術步驟之細節,像『血管分枝阻斷方式選擇』;而且事實上有無說明,由病歷中無法得知。就算未說明,似與醫療常規尚屬無違。
3.把血管夾扯進來隱然有要發動對醫材公司訴訟的味道;請國內廠商自求多福,做好防禦。
4.對方告你的理由再怎麼無理,你都必須耐著性子一項一項回應,連European Journal of Cardiothoracic SurgeryKirklin Textbook都要搬出來,甚至請翻譯社譯成中文,並在出處加上記號方便法官及醫審會閱讀。
5.『醫療準則』、『醫療常規』、『醫療水準』、『學問層次的醫療水準』、『實踐層次的醫療水準』傻傻分不清。無論如何,衛生署自己轄下的醫審會必須做好把關動作,不要醫醫相害。同時,我們可能要教會法界:在台灣只有『健保支付標準』,以後只會離一般水準更遠,何苦為難??應追究國家責任。
6.莫忘送鑑定還有各家醫學會之選擇;鑑定事項更要與己方律師及對造折衝樽俎。
7.此次法官同意『Morphine prn use』醫囑之合法性;只可惜它不是判例,哪天要被推翻就不得而知了。
8.醫師團體防禦術之建立,為何需要依賴媒體爆料之醜化?更不用等醫事法教授在研討會上諄諄教誨,早就應該在我們的團體中逐步形成共識,大家才能趨吉避凶

說明義務…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說明義務…多少罪惡,假汝之名!
本件是發生於95年的奇美醫院,案子纏訟,在歷經三審,發回更審,台南高分院一個個針對病家的指控,詳查寫在判決理由中,醫師終在101年獲無罪判決(案號:100年度重醫上更()字第7),雖之後家屬再上訴,嗣已被第三審駁回
一,本案病人是作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後因大出血後死亡。家屬即指控醫師有:手術中止血血管夾裝設未妥,於術前未盡說明義務,延誤治療等疏失,提出告訴。
二,歷經2次醫審會鑑定,認定醫師無疏失,更審後二審法院逐項回覆家屬的指控,精彩的判決理由:
1.病人於術後4小時始大出血,故應無血管夾裝設未妥適之情;況且醫審會亦認,血管夾脫落屬術後併發症,為不可預期,尚難認係醫師之責!
2.告知義務部分,最詳盡,厲害:
a.在術前病人及太太皆有簽同意書,護理紀錄更讚,有寫明醫師解釋開刀事宜及風險,「大出血」該項又已在同意書內,故認醫師已盡告知義務。
b.本件最大爭點,沸沸揚揚67年,在於:止血方法有3種,家屬竟主張術前醫師未”告知”,即自行採用止血夾之方式止血。除二次鑑定外,更審法官再函詢胸腔及心外醫學會,認定:手術過程中止血步驟為「技術領域範圍」,非「治療方案」,故雖無告知,亦無過失可言。
3.最讓醫護各位感到欣慰的,是法官在判決理由中明講:醫師手術後亦需休息,不可能24小時全程陪同病人…如病人情況有異,通知值班或主治醫師,為實務上合理之舉。故認定醫師無延誤之情。
三,本案判決理由詳盡,推論過程,證據取捨都很有參考價值。特略摘要如上。只是看完,讓人備覺心酸。大家加油。

醫界同盟 請一併參考

Shanice Ho 又是個來要$的!
20161230 17:33
X結果還多花一筆律師費
20161230 23:17
Lin Ching 花小錢博大錢,值得賭看看啊~
20161231 12:46
X 更審法官再函詢胸腔及心外醫學會,認定:手術過程中止血步驟為「技術領域範圍」,非「治療方案」,故雖無告知,亦無過失可言。
無罪跟這兩個學會被法官問的人,應對得宜有不小的關係。
20161230 17:44
醫界同盟 回 樓上朋友的話…其實這個判決論述的觀點,很多在訴訟上皆可用。
其實二次醫審會鑑定已回覆過一樣的答案,只是病家仍不死心,法官只好再問更細些
20161230 18:36
Jing Han Lim 想請問一下這只是刑事訴訟嗎?也就是接下來還有民事的?
20161230 18:31
醫界同盟 刑案無罪時已過2年的時效。因此病家若未在97年另提民事賠償,即過時效。
20161230 19:00
Chun-Yu Lin 醫界同盟 如果是用債務不履行損害賠償呢 ?
20161231 11:13
醫界同盟 樓上朋友真強^^若是依民法227條規定請求損害賠償是15年。若是依2271條規定,請求慰撫金,還是2年,10年,即準用197條之時效
20161231 18:27
X 每每這樣,消磨醫師救人熱忱啊!
20161230 18:32
Hanping Chuang 2.b. 家屬聘的律師是黔驢技窮了嗎?真的知道自己在講什麼嗎😏
20161230 19:14
醫界同盟 這位朋友說的是!看判決是都快爆衝…想爆粗口。但是換個角度,這個病家律師也有些不簡單,用些很神奇的理由質疑,讓法院,醫審會忙,耗很久。有時或許是想讓醫師自己受不了纏訟折磨,要求和解。
20161230 21:34
X 看了2b覺得這根本就是硬拗....
20161231 9:31
X 高院曾說明:告知義務與醫療過失沒有因果關係!
20161230 19:40
Carl Ma 少見,還是會發生。
20161230 22:40
X 纏訟十多年....
20161230 23:48
Ob Garmawangdo 這樣誰敢開刀。不然手術刀給你,自己開
20161231 0:00
Cheng Chang 大快人心, 可以反告誣告吧
20161231 0:05
Raymond Hau “病患家屬李太太:「今天夾子不脫落,我先生不會喪命,加護病房如果早發現,搶救得及,可能我先生還在......”刁民,仿佛醫師抓你身體健康的老公去開刀做實驗。但其實是如果沒有陳醫師,你老公早死了,不會有你認為疏失的機會死第二次!
20161231 4:06
醫界同盟 這個指控,在看完判決後,真的最令人憤慨…醫師在15分鐘左右就趕到,還要怎樣”及早”??開那麼累的刀,都不用休息嗎?醫護朋友也是人,也有家庭…
20161231 8:33
Jiashun Kuo 這就是事後諸葛
20161231 9:15

醫界同盟 請一併參考
http://shaojunglee.blogspot.tw/2012/11/blog-post.html

20161231 8:49 · 

2016年11月7日 星期一

自費動120萬元手術後死亡,榮總醫師挨告?


自費動120萬元手術後死亡,榮總醫師挨告?
一,此為發生在台北榮總心外之案件,家屬主張:醫師「明知」其父已高齡92歲,竟仍「鼓吹」父親進行心臟瓣膜置換手術,卻「未告知」如果瓣膜無法定位,需改行傳統胸前手術,「僅稱」是以微創手術及半身麻醉進行等,而害死父親。
二,然因病患是重度主動脈瓣膜疾病,故本就有動瓣膜置換術的必要,並非醫師未審慎評估即「鼓吹」,況且術中發生心律不整,會改行傳統胸前手術此部分,不僅手術同意書有記載,醫師於術前尚有用投影片,向病人及家屬再次說明一小時,家屬也同意才動手術。
故醫審會鑑定結果,認為:
病人狀況動瓣膜置換手術符合醫療常規,且有說明,評估,士林地檢署乃為不起訴處分。
三,本案對方仍可在7日內提出再議。故有下列想法在此與各位分享:
1.對於自費手術,病人及家屬通常會有較高之期待,但實則手術風險並不會因而降低,所以說明義務的存證,非常重要。
2.在本件醫師並無「明知」病人高齡,仍「鼓吹」動手術之情,術前更已在手術同意書及投影片中詳細告知:若有狀況會改行傳統手術,足見告訴人所指控之「明知…鼓吹」及「未告知」等說詞,即與事實不符,可考慮反告誣告罪或民事精神賠償,雖然成功率不高,但應可降低或減少對方不斷提起再議的情形。

X 病人最會說故事了
113 22:32
Sophie Chen 誣告,損害名譽,……等等。
113 23:23
醫界同盟 民事的非財產上損壞賠償,如:讓醫師名譽受損,努力救人,清楚解釋還遭指控的精神痛苦,求償金額150萬元以上,可以到3審…對方自己出庭或請律師,也是要奔波。
115 17:34


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

被害人到院前已意識模糊,醫護人員急救均符醫療常規,於遭檢方起訴後,至一審始獲判無罪!

被害人到院前已意識模糊,醫護人員急救均符醫療常規,於遭檢方起訴後,至一審始獲判無罪!
一.此為發生於98年榮總新竹分院之案件,歷經3位檢察官,前2次應為不起訴,經告訴人再議2次,發回2次,至第三位檢察官始提起公訴。到一審(104年醫訴字第1)判決無罪,已有7年。
該案被害人係10歲孩童,於988月晚上19時許,在居處不慎碰撞玻璃,造成左膕部動靜脈切斷,導致低血容性休克死亡,此有法醫解剖報告可稽。況且:
1.消防人員及急診室值班護士均具結證述於被害人到院後,被告護士拆除抽氣式骨折固定器後,並無大量出血之情形;
2.99年台大醫院回函及101102衛福部2次醫審會鑑定均認:被告護士拆除固定器,紗布,以評估出血來源及狀況,再施以加壓止血,以及被告醫師能在32分鐘內完成皮膚切開術進行靜脈輸液等處置,均無過失可言。故一審法官為醫護2人無罪之判決。
二.檢方於103年發回第二次偵查後提起公訴之理由,無視前述證人證詞及醫審會意見,反係引美國外科醫學會所出版的高級外傷救命術,急診室住院醫師手冊,創傷急救手冊,主張被告護士應先建立靜脈輸液後始能檢視傷口,及醫師遲遲不願做靜脈注射之皮膚切開術,致被害人到院後處於持續失血狀況達半小時以上,且採用被害人親人之證詞,而以刑法276條第2項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二名醫護。然經法官細究:護士所進行檢傷動作,確認傷口大小等,亦符合前開高級外傷救命術所載檢傷控制出血狀況原則。而該名親人乃係於855分始到醫院,即非被害人甫到醫院到心跳停止前之急救階段,故其證詞亦難用以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三·此案於檢察署經2次不起訴,再議2次,才被起訴。無限再議一直是大家的痛。
反制方法,可考慮於不起訴後,對方又再議,刑案經年,致精神痛苦,名譽有受損情形提起民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
成功率雖然不高,但在民事訴訟過程中對方是被告,也要出庭或委任代理人,或許如此對方在面對第二次不起訴時才會稍微考慮,猶豫還要否提再議,也才可能遏止吧。


Ros Ho 檢方應追究家屬為何讓小孩被玻璃割傷,是不是家裏陳設有問題,家長疏於照顧.....
X 這些個 無知無理又無恥 的混蛋家屬!!!
Fang Chien Wen 我只會說,美國出的那本書,在臺灣是必讀的嗎?其他國家對於這方面有要求嗎?臺灣有要求嗎?那明朝的劍殺清朝的官!下次就用大陸法律來判你們!

Nick Kuo 這一槍一打,那隻鳥沒死,樹上的鳥也全飛光了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病人因蠶豆症對抗癲癇藥過敏,在腦膜瘤術後死亡,醫師院方須賠償250萬元?

病人因蠶豆症對抗癲癇藥過敏,在腦膜瘤術後死亡,醫師院方須賠償250萬元?
新聞連結:
http://m.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767737
一,此為三總的案件(案號:103年度醫上字第21),自901026號迄今,動用95962次台大醫院鑑定回覆書和991021043次醫審會鑑定,耗盡司法和鑑定資源,皆認定:
因腦膜瘤手術易發生癲癇,會造成腦缺氧,甚至死亡等後遺症,故醫師於術前術後使用抗癲癇的藥劑,且在116號後,又使用另外兩種抗癲癇藥劑,縱使病人因本身特殊體質即有蠶豆症,而對該抗癲癇藥劑過敏,然因病人術後癲癇狀況嚴重,依當時之醫療水準,如未施用抗癲癇藥劑,可能將導致立即之生命危害或嚴重後遺症,故為不得不之救治手段,因此認醫師施用該藥劑救治病人,並無過失,刑案部分經二審判決無罪。
二,對方即病人之5名子女嗣並領取100萬元之藥事救濟金,還是對醫院及醫師提起連帶賠償,請求1000萬元精神賠償之訴!民事一,二審法院,卻以:
1.醫師在使用抗癲癇藥劑時,仍應”告知”家屬施用藥劑後之可能不良反應,或不接受治療之後果等資訊,尊重其供病人及其家屬自主決定權。而醫師當時未為上開告知,致損害病人,即未盡告知義務故判決需賠償250萬元(150萬元)
2.民庭用告知義務的違反判賠本就有諸多爭議,在本件尤甚!蓋:數次鑑定結果及民事法院本身,既然都已接受且認定:本件醫師在當時,縱使病人因其體質,對抗癲癇藥劑過敏,然若不施用,病人恐因癲癇發作有死亡之危,則告不告知,有何差別?
3.由此案例,再次強調,提醒醫護朋友:

下次再危急,還是要有人在病歷上記載有告知及詢問過家屬。或有護理同仁做證,或在告知,說明時錄音。

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妻命喪產房,夫要討公道??

妻命喪產房,夫要討公道??
此為發生於新竹台大分院之事,產婦因羊水栓塞而過世。先生提告業務過失傷害,一年後再訴請民事1700萬元之賠償。
看到此較負面的新聞標題,恐令許多醫護朋友又開始心灰吧。
就此則新聞報導,說明一下婦產科的醫糾實務:
1.近年來之醫審會鑑定報告見解,多認羊水栓塞,胎便,肩難產此3種為不可預見,無法避免者,故通常刑事多為不起訴處分。
2.民事賠償請求,有2年的時效,即自事件發生後起算。本件是1047月之事,至今快1年。但先生表示刑案鑑定耗時費日,他才先起訴。其實民,刑事有一最大差別,是刑案只能告醫師,民案可選擇將醫院列入被告,連帶負侵權行為責任。
所以縱使在刑案有結果前另行提起民事訴訟需先支付法院請求金額1%之裁判費,不少原告方還是會提。
3.民事案件的請求金額,動輒達千萬元以上,主要是因:若死者對第三人有撫養義務,如對子女的,這部分可請求損害賠償。加上是太太過世,配偶依民法194條規定,尚可請求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也就是常聽到的慰撫金。
4.自本案衍生的其他類似問題(非本案!)提醒大家:
產科醫師若在預約剖腹產的產婦要生產時,可能有學會或不得不出國者,則最好在門診病歷上即記載已告知,且安排孕婦掛代理人醫師的診。
新聞來源:
Zoey Chen 之前中壢某婦產科 也被因此挨告,醫生還努力將孩子救出來
16 · 614 23:40
X 能遇到這種症狀的機會也不高吧。看機率台灣只有約百人會遇到而已。
21小時
X 因為機會/機率不高 所以您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嗎?啊不就誰遇到誰就倒楣這樣
5小時
X 遇到一個就賠千萬你大半輩子人生 名譽
4小時
X 沒了…
4小時
和解抗辯 家屬應該已拿了200萬生育事故後再告告看吧?
615 13:58
X 所以拿這筆錢當作民事訴訟的那1%
615 19:01
醫界同盟 回陳兄,他先生還沒聲請補償
615 22:49
X 因此是疑問句。
615 23:50
X 為什麼文章是簡體字?
615 19:38
Angeline Alex Chen 對呀!為什麼是簡體字?
16小時
X 第一賣𣲙,第二吿醫生
10 · 615 20:37
X 第一告醫師﹏第二賣冰!!!
16 · 615 22:01
X
1 · 615 22:30
X 其實生產..........母體自身的健康要求是最重要的
外界的其他都也只不過是助力
8 · 615 23:11
X 刑事
檢座提告
還是
先生提告?

非告訴乃論
若檢座提起公訴
應沒附帶民事吧?
昨天 0:20
醫界同盟 回陳兄,看新聞是先生提告,尚在偵查中。而檢方做起訴處分後,不論是告訴乃論,或非告訴乃論的罪,可請求賠償者,就可提附帶民事賠償。
昨天 6:46
Larva Larva 以後生產要簽切結書比較好。
昨天 1:33
醫界同盟 簽了還是有提告的權利。而且家屬病人方還常會說:醫生也沒說很多,就叫我們趕快簽…
昨天 8:24
X 生產過程本來就充滿許多不確定,會發生這種事,誰都不願意!
昨天 7:45
James Wang 這是一個生命,請注意,為何醫療人員的警慎,影響一個人的生死,大家在思想上兩造都應該想想
6小時
Bai Shih Yang 台灣所有的醫生拿到的都只是技術和工時給付
,根本沒有風險報酬。
除了要負起所有醫療成敗的責任外,還要面對可能的判刑和天價的賠償。
哈!只有沒腦筋的傻瓜才會擠破頭想來當醫生……
4 · 5小時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彰化的醫事人員請注意

楊宗勳
彰濱秀傳醫院>>天氣熱火氣大也不能這樣暴力相向!
=====================================
謝謝各位網友的支持與訊息提供!本案件已經報案處理,進入司法程序。本PO文也已經達到其原始目的與效果,對於大量網友的加友邀請就心領了,至於提供的證據我想已經足夠,更深的起底資料已經涉及個人隱私,非吾所願,希望到此為止!在此再次謝謝各位網友的幫忙!
接下來,更希望大家關心的是,這個社會為什麼病了,法官判決、媒體責任、教育等等,不是一時的激情可以解決,有待大家的持續關注與參與!